梅心竹影

不管萌不萌cp,我都只是路人。请不要拿粉丝的标准要求我。

浮云散 29

在阿霆关上房门之前,许诺都以为他会冲过来,带着惩罚或庆幸折腾他一整晚。谁料阿霆不仅丝毫没有这个意思,甚至连他的房间都没进,而是去了隔壁,把他关在外面。许诺也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失望,五味杂陈地坐在沙发上,眼神不带焦距地看着Gina收拾客厅。

圣诞餐用尽了Gina生平本事,毕竟还是很好吃的。

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也许更久,许诺觉得脖子有点酸,边揉边往后靠。这才发现阿霆沉默地站在一边,倒吓了他一跳。

“我想过了,你去深圳也许更好。”阿霆说,赶在许诺跳起来之前,“这是你的包,没动过。”

他把刚刚扔给Gina的包又递给了许诺。许诺愣愣地接过,好像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。阿霆看他这样,又笑起来,干脆说得更直接一点:“你不是一直想走吗?现在我让你走了,你走吧。”

许诺仍然没反应过来,只是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背包。阿霆见他不吭声,也不再笑,转身回到房间关门,这一次上了锁。

“有吉他吗?”锁门声让许诺猛然转头,正好撞上Gina惊讶的目光,原本的话到喉咙口又咽回去,没头没脑地换了这么一句,“I mean,Guitar。”他补充道。

Gina恍然般点点头,很快给他拿了一把过来。许诺接过试了试,感觉勉勉强强,但也懒得再问她换了。

这把吉他应该是很久没用过了,弦都不准,而且有些生锈的迹象。面板上有少许顽固的污渍,但是没有浮灰。许诺闭上眼睛感受,很有几分吃力地给弦校音。他一直都不想承认他的绝对音高并不完美。

随手拨弄了几个音,以前记在心里的谱子便浮现出来。但才弹了一句,就有些变调。许诺皱了皱眉头,扫了下弦打断曲子,又重新弹。这次坚持得久一点,不过也没好多少,依旧变调。

是记忆模糊了,还是技艺生疏了?

许诺把额发拨到一边,清了清嗓子,低声吟唱起来。只唱了两个字,他就顿悟。

这些曲子,是他写给苏凯文的。温柔,平和,绝少异数,就是用古典乐器来演奏,也不会有丝毫违和。可是他现在只想往奇怪的半音上滑,想扔掉拨片用手指直接弹拨——

想像阿霆一样,充满不可预知和难以掌控。

许诺乍然惊觉,手一松,吉他滚落在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“你不想走。”阿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客厅里,再次把许诺吓了一跳。不过这次他根本没有跳起来的预兆。

阿霆用的不是疑问句,而是陈述句,好像这句话阐述的含义是那么理所当然。看着许诺的眼睛,阿霆又重复了一遍:“你不想走。”

“是的,我不想走。”许诺慢慢站起身,“可是有什么用呢?你有女朋友。”

阿霆一语不发地看了他一阵子,突然扑过来抱住了他。

“现在开始,没有了。”

许诺犹豫地举起胳膊放到他肩上,感受到阿霆更加大力的禁锢。

“虽然本来也算不上有过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