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心竹影

不管萌不萌cp,我都只是路人。请不要拿粉丝的标准要求我。

浮云散 19

苏凯文说到做到,每天给许诺带饭,陪他去学校,接他回家。如果许诺不愿意看见他,他就离远一点;但只要许诺露出半点要跟他说话的意思,他立刻就赶上前去。

这样只过了不到三天,许诺就动摇起来。好像苏凯文又变成当年那个笑得和春日暖阳一样的追求者,借着课后辅导的名义赖在他身边——哪怕大学生根本不需要课后辅导。

那毕竟是开心的四年。甚至在苏凯文认回家人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许诺也还是乐观的,几乎没心没肺的。因为苏凯文并不是完全不顾及他的感受,他觉得只要两人一起,就没什么不能克服的困难。

苏凯文只是慢慢地忽视了他的感受而已。一旦注意到,还是会马上采取行动的。

许诺没心思看教授的ppt,偏头偷偷看坐在教室角落的苏凯文。这位教授允许旁听,课堂上多出一个人根本没人理会——如果不算那些眼睛都恨不得粘在苏凯文身上的女生的话。

如果换了以前,许诺是不会介意女生看苏凯文的。反正人是他的,看看又不会少块肉。但现在,理智告诉他连介意的立场都不再有,情感上却无法置之不顾。时间越长,他就越不舒服。看见苏凯文礼貌地对她们笑,他更加不舒服。

没等许诺作出决定,阿霆的手下找到学校里来,说那起车祸的事有了点消息,让他过去一趟。许诺收拾了东西就往地铁站走,上了电梯才想起回头看看。没看见苏凯文,可能是被拦住了。

才下午四点多钟,酒吧里冷冷清清。阿霆坐在吧台拿着杯酒晃着却没喝,也不知在想什么,身边一个人也没有。许诺走过去,轻轻地咳了一声。

“你来了。”阿霆打了个招呼,把手里的酒递给他。许诺接了放到台面上,没说话。阿霆修长的手指在太阳穴上抵了抵,说:“这事有点意思。”

他突然坐直了,把腿大幅度地一跷,两根指头在酒杯旁叩着:“你说的那个警察我已经找到了,最基层的交警,平平无奇。他在车祸前后的工作表现都非常正常,也没见过什么人,本来是照程序办事,突然一觉醒来,跑去医院说了那些话,就跟被人托梦了似的。”

许诺不是很懂,重复道:“托梦?”阿霆点头:“没错。他去医院之前没有任何异常表现,自己也没背景,却突然去威胁受害者。我没说他中邪,已经很客气了。”许诺挠挠头,有点迟疑:“但世界上哪有中邪托梦这种事?肯定是什么人通过电话或者网络跟他联系的,不一定要见面。”阿霆说:“他下班回家就没再出去,第二天直接去的医院。他的宽带拖了几天没交钱,服务商把他家网断了。至于他的手机,那一晚上都没有任何通话行为。”

许诺想不通,趴到了桌上。阿霆拍了拍他,说:“不急,总是会查出来的。”

这一拍,许诺忽地跳起来,往旁边挪了挪。阿霆对他如此大的反应感到奇怪,问:“怎么了?”许诺摇摇头,抿着嘴,半天才说:“没事……就是,苏老师想跟我复合……我这几天有点敏感。”

阿霆不甚在意地哦了一声:“想复合就复咯。我看他虽然莽撞,对你倒挺上心。”

许诺猛地抬起头看他:“你……你觉得我该和他复合?”阿霆说:“这有什么该不该的,不都看你心情。”许诺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:“你……你不反对?”阿霆奇道:“我为什么要反对?这是你的事。”许诺又低下头:“我们都那样了……”

阿霆笑出声来:“那样了又怎样了?和我上过床的可以从酒吧门口排到街口转弯,难道他们和谁交往,还都要经过我同意?我可没那么大面子。”

他说得如此直白,许诺只觉受了一锤闷击,简直连心口都堵住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