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心竹影

不管萌不萌cp,我都只是路人。请不要拿粉丝的标准要求我。

浮云散 12

骤然听见亲人的声音,苏小妹原本的愤怒瞬间化成了委屈,声音里也迅速染上了哭腔:“好什么呀,都快被人打死了。”苏凯文大惊:“啊?什么情况?”苏小妹挣扎着扭动了几下,让绑着自己双手的绳子和椅背发出清晰的摩擦声,也不管能不能被举在一米外的手机收进:“都是张在昌!来玩就玩呗,非要找许诺——”

阿栋“边个有打你呀”的抗议、阿祥“个姑娘仔咁识讲嘢”的打趣,还有旁边手下人的低声议论,通通淹没在门口的一声大响中。房里众人全部看过去,只见到阿霆面无表情地反手关上了门。张在昌嘴角抽搐了一下,深深低下了头。

许诺没管门有没有被自己撞坏,看起来就像要冲去捂苏小妹的嘴。但刚刚冲到房间中央,又猛然间停下了,连呼吸也变得极轻,仿佛生怕惊扰了电话那端的人。

但苏凯文已连珠炮般问开了:“你说什么?你们去香港玩,还找许诺了?他跟你们在一起吗?现在在一起吗?”他忽然提高了声音,就好像笃定许诺能听见一样,“诺诺?诺诺!你在吗?你好吗?你有没有不习惯那边?你——”

“我很好!”许诺大声打断了他,“小妹也不会有事的。”

他语气里透着不想继续谈话的意思。苏凯文立即听了出来,哎了一声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许诺大口喘着气,感觉比刚才跑回餐馆找人还要累得多。苏凯文又哎了一声,像是想安抚他,却终于没有开口。

举着手机的马仔在突如其来的沉默中左右动动脖子,不知道该不该把电话挂断。阿栋和阿祥对视一眼,都没说话。倒是阿霆毫无预兆地大步走上前去,一把夺过手机,在许诺惊恐的注视下悠然问:“先生贵姓?”

苏凯文明显呆了一下,很快答道:“苏。”阿霆打了个手势,示意手下把意图冲上来的许诺拖回去,一边冲他挑挑眉毛:“哦。原来你就係‘苏老师’。”

“你点知?你係边个?”苏凯文语气比刚才更急了,顿了一下,又喊,“诺诺?你跟什么人在一起?”

许诺胳膊被扭着,腿也被别住,身下火辣辣的疼痛突然无比清晰。这疼痛反倒让他咬紧了牙关,不肯出半点声响。阿霆扯着一丝微笑看他,把手机递到他面前:“你告诉他,我是什么人。”许诺呸了一声:“谁知道你是什么人。”阿霆笑容大了些:“你不敢?害羞?”许诺提高声音:“我——”

他眼睛瞪得不能再大,声音也被掐断在了喉咙里。

阿霆竟然在一屋子人众目睽睽之下,堂而皇之地吻上了他。唇舌纠缠的水声透过手机,分毫不差地传到苏凯文耳里。苏小妹惊呼一声,随即嘴就被捂住;张在昌简直已丧失了语言能力。就连阿栋阿祥,也颇为意外,轻轻吹了个口哨。

许诺挣不开马仔的钳制,自然无法脱身,情急之下狠狠咬了阿霆一口。阿霆嘶了一声,反倒吻得更重,直到他快要不能喘息才放开,满意地看着那双漾着水光的眼眸,把手机移近。

话是冲着许诺讲,嘴却对准了送话器:“霆哥是你男人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