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心竹影

不管萌不萌cp,我都只是路人。请不要拿粉丝的标准要求我。

浮云散 5

明晃晃的阳光从窄窗细小的缝隙里洒进,许诺睁开眼睛,立即感到一阵头疼。他偷偷往旁边瞟了一眼,赶紧闭上眼,又过了半天,才再次睁开,再瞟一眼。

 

并不是梦。

 

他记得自己只是出于感激,才在这个男人赶走闹事者时没有随四散的人们先行离开,而是等到男人回来的时候迎上去当面致谢。那两个一直严肃的哥们见状,打了个招呼就带人先走了,于是一片狼藉的旺角街头就剩下他俩。

 

旁边没了别人,许诺反倒不自在起来。很明显,这个人有手段有势力,自己一介穷学生,实在也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感谢的。但他说了谢谢之后,对方只是笑着表示不用,却没有走,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扯个什么借口告辞,只好被动地陷入这尴尬的沉默里。

 

最后还是男人先开口,问他这么晚出来做什么。他这才记起目的,连忙回答说是给朋友买化妆品。男人又笑笑,问是不是女朋友,他只好承认是前女友。男人说被那些人耽搁了时间,现在晚了,朗豪坊已经关门,当夜是买不到了;两人站在街头太傻,不如找个地方喝一杯。

 

但是后来是怎么晕晕乎乎喝到床上来的呢?许诺揉揉太阳穴,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

他小心翼翼地侧过头去。那人还在沉睡,一条胳膊枕在脑后,赤裸上身纹着的图案明目张胆地露在薄被外面。许诺昨晚没看清,现在借着那两道阳光才发现是一条龙,龙头狰狞地在胸口嘶吼,龙身绕过肩膀隐在后背。龙爪上有几点红色,是被指甲抓破的痕迹。

 

一夜的荒唐因了这痕迹即时涌入脑中,许诺浑身都紧绷起来。半撑起身体扫视一圈,还好,这是他自己的出租屋,他隐约记得男人看到他这张双人床的时候还惊讶地挑了挑眉。

 

许诺不由自主地就去看那眉。黑而平,是寻常的粗犷,下面的双眼合着,因此看不出它可以变得多么凌厉。再往下,薄唇紧抿,嘴角有一点破皮,好像是被咬的。

 

许诺突然回过神来,赶紧移开了目光。虽然事情已经发生,但他还是可以狠狠痛骂自己一顿。不说别的,最起码,他连这人的名字都不知道,遑论其他,这岂止荒唐,简直荒谬。

 

大约是感受到了他的凝视,男人轻微地动弹一下,睁开了眼睛。许诺立即往后一缩,直接靠上了冰冷的墙壁。

 

“你点仲喺度嘅?”男人皱着眉头问,“边个教嘅,咁唔识规矩?”

 

许诺有点懵。见他干脆利落地起床穿衣,没往自己这边看过一眼,不禁疑惑地嗯了一声。

 

这一声里的不满太过明显,总算把男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。对上他眼睛时,那两道目光从恼火慢慢变成惊讶,最后又变成恍然。许诺怔怔地还没说话,男人已经对他点了点头:“早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

许诺立即觉得有一股火气从身后不可言说的地方一路烧上来,不由得脱口而出:“你这算什么意思?当我什么?”

 

男人戴好了墨镜,手已放在了门把上。闻言微微一笑: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。你昨晚高高低低,叫的都是‘苏老师’。苏老师是谁?”

 

许诺当即呆了,那股火气熄了个彻底。男人扭开门出去,反手关上,忽然又推开一条缝,声音低沉得要把许诺的胸腔带着一起震:“你记好了,以后叫我霆哥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