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心竹影

不管萌不萌cp,我都只是路人。请不要拿粉丝的标准要求我。

阿翔观察录 18

阿翔本来好奇一阵,也就过去了,可是接下来一连几天,它总是看见陵越身上的红印。那红印有时还在后颈,有时在手臂,有时甚至在脸上。

这就奇怪了。

阿翔忍不住。无奈就连紫胤也不懂鸟语,它就想找人问也无从问起。虽也记起红玉有时能看穿自己心思,可它总不能把红玉拖到陵越面前,在红印上一啄,然后大睁着两眼看她吧?

恐怕在红玉会意之前,自己就被送给陵端拔毛了。

阿翔真心不敢得罪陵越,毕竟他是凌驾于掌教亲女之上,唯一能随意拿到五花肉的天墉弟子。

这般纠结了一个月,阿翔突然发现陵越身上的红印消失了。不仅如此,他离开山洞时的走路姿势也利索起来。这纵然是因为他伤已完全好了,可难道没有什么其他原因?

阿翔满心想进山洞去瞧瞧,可紫胤的结界就在那里狰狞地冷笑。

对结界不甘的当然不止阿翔一个。晴雪自从那次被陵越发现后,再不敢贸然过来,可她并未死心。有好几次,阿翔瞅见她在不远处探头探脑,注视洞口一阵,又颓然离开。

终有一天,陵越离开不久,晴雪拖着少恭兴致勃勃地跑来。少恭一脸不情愿,却被她掐着手腕怎么也挣不开。

少恭你别装啦,我昨晚看见你施法来的。你要是不帮我进去,我就去掌教真人那告发你。

少恭好容易把自己手腕抽出来,满面苦笑。执剑长老乃是仙身,我这点荧光怎敢与日月争辉。再说,你告发我什么?

晴雪才不理会他自谦。告发你一身本事深藏不露,混进天墉城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!

少恭一听却笑了。这话啊,天墉城里谁都说得,就你说不得。要说混进天墉城,谁能比你心思叵测?

晴雪哑口无言。哼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少恭看了她背影一阵,忽然抬手结印,罡气一吐。

阿翔只觉自己浑身一僵,跟块大石头似的就被扔进了山洞。结界只轻微地波动了一下。阿翔昏头昏脑地爬起身,看见少恭对自己做口型。

结界主要是防人的,你又不是人,当着执剑长老面不成,可怎么这么久都觑不到个空子。

你才不是人呢死小白脸!一如既往的粗暴!

阿翔心中大骂,扭身进去找屠苏求安慰。可屠苏正在打坐,没理它。阿翔自觉无趣,缩了缩头,躲到了一边。

次日陵越来送饭,阿翔总算弄清了红印的由来。

因为它在阴暗的角落里听见屠苏问,师兄这一个多月没吃藕了,身上疹子可好了吧?

我操心了一个月限制级内容,你们告诉我是因为藕过敏?妈的智障!

评论(1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