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心竹影

不管萌不萌cp,我都只是路人。请不要拿粉丝的标准要求我。

阿翔观察录 12

小白脸对屠苏好像很感兴趣。替他包好了伤口,又问体内是否还有异样,绕来绕去,终是引得他说出了焚寂二字。

阿翔并不太清楚焚寂究竟是什么东西。说是红玉看守的那把剑罢,怎么又和屠苏关系密切;若说是屠苏身上的某种无法分离的痛苦,却分明又在剑阁冒着红光。然而阿翔在这几年屠苏愈发频繁的发作之中渐渐明白,焚寂大约就是其他弟子不得进入后山的原因。

所以它的毛根根直立,要问小白脸究竟意欲何为。结果小白脸一挥手,阿翔就掉到地上摔成了一堆。

阿翔!

屠苏撑着伤跑过来,一把拎起上上下下翻看一番,弄得阿翔痒得不行。确定它没事后,才回头皱着眉头看小白脸。

小白脸走过来,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。原来屠苏你认识它,我以为是姑获鸟手下追了来。

呸呸呸,叫我主人叫那么亲热。阿翔顶开屠苏的手掌,冲小白脸龇牙咧嘴。

我们回来的时候它就在了,怎会是姑获鸟手下。屠苏神情和语气都很快就恢复了平淡。

啊是么……我顾着你,没注意。

小白脸的笑容里真是一丝尴尬都找不到呢。

阿翔不开心地挣脱屠苏,一拍翅膀就飞出了房。犹听得小白脸对屠苏问长问短。

哼我不管主人怎么受伤的,反正没眼看你在他背上摸来摸去。

阿翔在房顶绕了一圈,刷地一下冲上云霄,然后一个猛子扎到山下。自离开后山起就一路叫着。

陵越陵越你去哪了!陵越陵越你师弟要被小白脸拐跑了!陵越陵越你看在我五花肉都没吃就来找你的份上快出来!

可惜陵越没有顺风耳,因此听不到。也不懂鸟语,因此即使听到了也听不懂。

于是阿翔就努力地回想陵越身上是什么气味,然而怎么想都指向一个结论。

陵越平素少食寡欲,只要在后山就和屠苏在一起。所以阿翔记忆中的陵越身上都是屠苏的气味。

可它要顺着屠苏的气味,能找到陵越才是见了鬼。

阿翔颓然。

真是为主人操碎了心。

评论(3)

热度(8)